拯救出版产业釜底抽薪的办法_A人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sss667878
主页 > A人生活 >拯救出版产业釜底抽薪的办法

拯救出版产业釜底抽薪的办法

168℃ 142评论

拯救出版产业釜底抽薪的办法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从 2010 到去年(2014),台湾出版产值滑落了 38.25%,我刚刚再查了一下财政部发票统计网站,又发现一件可怕的事:今年一、二月出版业发票营收合计是二十七点六八亿,你不知道二十七亿是好看还是难看对吧?实际上答案是超级难看。因为上年同期是三十九点一亿,今年比上年同期产值衰退十一点四亿,成长率是负的 29%。
 
而上年已经是出版业有史以来的大衰退之年,今年不但接在大衰退年之后没有起色,还继续重贬。这看起来就像是本世纪初音乐产业崩盘的走势。但是我们继续在温水煮青蛙的锅中奋力地游,浑不知那下滑的曲线会一路走到减半,再减半,再减半,直到剩下一成。

如果照今年一、二月这样的跌幅类推到整年,这六年下来纸书产值将会大跌超过一半,只剩下剩高峰时期的四成多一点(44%)。

我不禁想起 2009 年,城邦执行长何飞鹏的预言,当年他说:「纸媒介只剩最后的五年。」他的意思倒不是纸版本市场将会消失,他只是在提醒固守在纸媒材上的业者如果不开始转型进入数位,五年后将会发现纸市场将成为痛苦的市场。

很多人不管他的本意,看到就消遣他说,你说的电子市场在哪里?确实六年来台湾电子书市场从未起飞过,但致命的问题是,读者迁移阅读模式的脚步却也从未停止过。电子书这个「竞争对手」乍看没有出现,但读者已经等不及而离开了。

怎幺办呢?前两天我在脸书发了一则戏谑帖:

拯救出版产值最简单了。那个脸书不是吃掉大家阅读的时间和精力吗?显然脸书和出版在某个定义下是在相同的竞争市场上,一定是同行才会有竞争嘛,那我们就把脸书抓过来归在出版产业里面,产值当场爆表。‬

这一则虽是戏谑,但其中亦有深意。若跳过消遣面不谈,我们确实可以问这样的问题:

出版这一行难道不应该把维基百科、食谱网站、旅游资讯网站、地图网站定义为产业内吗?

纸百科的没落正是因为维基百科的兴起,食谱、旅游指南的不景气,正是因为有食谱网站、旅游资讯网站兴起的大背景,他们在竞争读者的角度上,是毫无疑问的同行。既然是出版的同行,产值却没有计算在产业之间,这当然是个不够完整的产业统计。

修改产业定义,这不是玩文字游戏,做官样文章。事实上面临数位冲击,报纸产业已经重新定义自己是新闻产业,唱片产业也重新定义自己是音乐产业。这都是现在进行的案例。报纸的本质是新闻,我们才能针对新闻思考任何表现;唱片的本质是音乐,只有经过这样的转换,演唱会才会重新进入音乐的产值。这不是为了数字漂亮,而是为了找到产业的真实。

出版业的问题是,我们要重新定义产业,却不知道要定义成什幺?稍微开通一点的人只会把电子书算在出版产业中,却没有人思考,同样是地图业,为什幺 Google 地图就不应该纳入产业?同样是星座占卜,为什幺唐立淇的网站会不属于产业範围?

我们应当把这些合理的转型重新纳入出版产业,不只是为了计算产值业绩,打肿脸充门面,而是现实上如果出版社也转型做这些事业时,我们该怎幺办?就因为他们把旧知识套用在新科技上,我们就把他们剔除吗?这当然不对。

这是一个明确的产业方向说明,要转型不是只做电子书,那只是现成的转型,转型应该要包括重新理解读者需求,用更有效的方法提供解决方案。

纸书这个材质,是用一个看起来非常单纯的形式,却提供了非常複杂的解决方案(从娱乐、激励、教育、洗脑、休闲、满足好奇到生字查询),当我们用读者需求重新思考,才会发现整个数位世界早已占据了满满的竞争对手。但同样的那里也满满都是机会。

产业不应该再用媒体形式区分,纸媒才放进来,非纸媒就排除出去,如果是这样的话,很快的这个产业大概会缩小到剩下十分之一规模(你会讶异吗?今年都可能只剩四四%了,距离十分之一也没多远了)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heGuyCalledDennis

《老猫学数位PLUS》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鼓励老猫的出版研究,请到老猫的脸书按讚支持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